让学习成为一种习惯!

批注式阅读教学 阅读教学中如何做批注

教学方法 02-20 17:11:22 编辑:张丹
【www.xuexiya.com - 教学方法】

  第一篇:浅谈批注式阅读教学法

  新课标积极倡导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在教学中引入批注式阅读可把这种方式落到实处。批注式阅读教学有利于在阅读教学中构成互动态势,产生师生互动、生生互动,互相启发沟通,相互交流,有利于群体地扩展,深度地理解文章,丰富作品的内涵。

  一、     批注式阅读教学能够实现阅读与写作的有机结合

  没有量的积累,就难以有质的飞跃。阅读活动论证明,只有大量的阅读、大量的背诵,才能生成语感,沉淀素质。批注式阅读以读为主,读写紧密相连,边读边写,读时直接,写时具体。因此批注式阅读为阅读与写作搭建起融合的桥梁,是读写结合的一个有效载体。学生在批注式阅读中把自己和他人对文章的批注收集整理成写作素材,借助读书笔记、读后感、等形式把阅读与写作有机结合起来,有利于学生深刻思想和完整人格的形成,真正达到读写结合,相得益彰。

  二、     批注式阅读能实现教法与学法的统一

  教师指导下的批注式阅读,不但适用于课文学习,也适用于课外阅读。把阅读范围从课内扩展到课外,这不仅使学生可以巩固课内学到的知识与技能,还学会了知识的迁移,开阔了学生的阅读面,培养了学生的阅读兴趣。(学习呀 www.xuexiya.com)

  三、     批注式阅读教学的具体实施策略

  1、情到深处批

  为了培养学生边读边思考的习惯,我们首先给予学生充分自读自悟的时间,然后要求学生在读了文章之后,在动情处写下自己的感想。如《怀念母亲》中“我鼻子一酸,攥着钱跑了出去……”这句话是文章的动情处,不少学生读到这里时眼圈红红的。我就此让学生体会此刻作者所思所感,并批注在旁边。有的批注到:“面对慈母浓浓的爱,作者内心充满了感激和感动。”有的批注:“作者手心里攥着的是母亲的心血、母亲的希望、母亲的爱呀。”这些感想式的批注,不仅帮助他们深入地理解文本,把握文章主旨,而且还培养他们一根敏感的神经,如果坚持这样的读下去,写下去,我们想信学生一定会学有所感,学有所悟,学有所得,形成独立的阅读个性。

  2、学有疑处批

  “真理诞生于一百个问号之后”“学贵有疑”“大疑则大进,小疑则小进。”质疑本身就是一种思考,一种挑战,一种探索。如《路旁的橡树》教学中,有一位学生提出自己疑惑的地方:“笔直的公路因为一棵树而弯曲,不但不方便行人车辆,而且多修了路,多费钱、费力、费时间,这值得吗?不少同学也有同感。于是我请学生认真读课文,在文章具体的语句中寻找证明自己观点的论据,做好批注。然后,不同观点的学生之间展开辩论。通过辩论,学生明白工程师和工作人员被橡树勃勃的生命力和美感所震撼,不忍心砍了橡树。他们爱护橡树,有很强的环境保护意识。

  3、 文章妙处批

  《 真理诞生于一百个问号之后》中有这样一段话:“纵观千百年来的科学技术发展史,那些定理、定律、学说的发现者,创立者,差不多都很善于从细小的,司空见惯的自然现象中看出问题,不断发问,不断解决疑问,追根求源,最后把‘?’拉直变成‘!’找到了真理。”教学其中的“?”和“!”时,我先让学生思考这两个标点符号分别指什么,然后再想想作者这样表达有什么妙处,做好批注。学生经过熟读深思后,有的批注:“作者把一个抽象的道理用直观的方式表达出来,更生动形象。”有的批注:“这样写把意思说得简单明了。”有的批注:“用标点符号来表达,令人耳目一新。”通过批注,学生对作者精妙的表达方式都能读出自己独到的见解。

  4、文章“白”处批

  在阅读时我们会发现,很多作者常常运用“留白”的艺术,把一些内容留给读者自己去揣摩,去思索。教师可以让学生顺着作者的思路,依照作者的写法,接着为作者补充。它能活跃学生的思维,打开学生的视野,让学生学习作者的写作方法,快捷的提高写作能力。这样,不仅可以促使学生加深对课文内容的理解,而且可以提高学生的想象力和语言表达能力。

  《伯牙绝弦》一课,当学生读到“伯牙所念,钟子期必得之”时,我让学生思考:既然伯牙是名满天下的琴师,那他的琴声就不只会表现峨峨高山,洋洋江河,他的琴声还会表现怎样动人的情景呢?钟子期又会发出怎样的赞叹呢?学生有的批注:“伯牙志在清风,钟子期曰:‘善哉,徐徐兮若清风!’”有的批注:“伯牙志在明月,钟子期曰:‘善哉,皎皎兮若明月!’”有的批注:“伯牙志在白雪,钟子期曰:‘善哉,皑皑兮若白雪!’”在批注中,学生既习得了文言文语言的精妙,又对伯牙和子期之间的知音之情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四、常见的批注误区及后期改进策略

  1、“蜻蜓点水,浮光掠影”:学生缺少思维的广度、深度和力度,因此下笔总是跳不出自己那一亩三分地,大多言而无物,言之无理,言之无据,话语总是大而化之、苍白无力。阅读教学的根本就是引导学生与文本进行对话,与作者进行对话,从而帮助学生与文本产生情感上的共鸣,与作者产生心灵上的共鸣。而这种共鸣,不能仅仅局限在口头的议论、表达上。更应该是一种深刻的思考,无声的交流,尽情的宣泄。在阅读教学中,引导学生进行有深度地批注,既帮助学生深入理解了课文内容,又锤炼了语言文字。

  2、“鹦鹉学舌,人云亦云”:我们既然选择了这样一种开放的阅读方式,就应该完全把读书思考的空间交给孩子。尽管孩子们写的批注有些稚气,但让我们切实感受到学生思维“拔节”的脉动。这些批注,不仅帮助他们深入地理解文本,把握文章主旨,而且还培养了他们敏锐的语感,如果坚持这样读下去,写下去,我们有理由相信学生一定会学有所感,学有所悟,学有所得,形成独立的阅读个性,真正成为课堂的主人,成为读书的主人。

  3、“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师生一起梳理学生提出的有效问题形成一个交流的“话题”。再以话题形式引领,引导学生围绕学习内容的重、难点进行“定向批注”,引领学生追寻探究,交流深化,并做二次批注的尝试。“话题”能够在教师的教与学生的学之间架起一条绿色通道,并由此展开教学流程有效实施和调控阅读过程。“话题”为学生树立起了具体的阅读“标杆”,追寻探究,反躬自问。

  开展批注式阅读,放手让学生自读自悟,学生得到的不仅是知识的增加,

  能力的提高,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在批注式阅读中找到了读书的乐趣,得到了健全的心智,形成了独立的思想,拥有了自主的精神。

  第二篇:语文阅读教学中批注式阅读方法的运用

  语文教学的目的是培养学生的听说读写能力与语言的实际运用能力,其中阅读能力是其重要的环节。在阅读能力培养过程中,传统的教师主导模式的阅读教学已经不适应现代教学理念与新课程教学理念,在此基础上,笔者提出了批注式阅读教学法。通过对批注式阅读教学过程的深入探讨,提出符合当前新课程标准的批注式阅读教学策略。

  一、批注式阅读教学的过程

  (一)教学准备阶段

  虽然批注式阅读教学具有广泛的实用性,但在实际运用过程中,需要针对不同学生的群体特点,设置不同教学目标设置不同的批注阅读模式,这就需要在实施批注式阅读教学之前做好课前准备。首先了解班级情况,确定研究起点,以使教师的教学指导更具有针对性与实效性;其次,教师在实施批注式阅读教学前向学生详细地讲解批注知识(比如批准角度、批注方法、批注质量等),使学生能够全面、细致地了解批注方法,以及使学生真正认识到批注式阅读学习方法的实践意义与重要作用;最后,结合阅读教学的内容、目标、要求以及学生的实际情况设计合理的教学流程,制定上课计划。

  (二)课堂实录阶段

  教学准备完成之后进入课堂教学实录阶段,在这一阶段,首先根据教学内容与目标合理地选择有代表性的阅读文本,引导学生学习批注的方法,使学生能够适应且熟练地使用常用批注阅读学习方法,这是批注式阅读的整体把握阶段。之后进入具体实施阶段,教师指导学生结合具体的阅读文本语段,锻炼学生掌握批注的要点,在这个阶段要突出学生的主体地位与自主性学习。在学生熟悉掌握批注式阅读学习方法之后,教师根据实际教学情况合理创设情境,结合实际运用批注所得,重点引导学生的想象与创新思维,拓展他们的想象空间。

  (三)课后反思阶段

  课堂实录阶段结束之后,批注式阅读教学并未完全结束,而是进入课后总结与反思阶段,总结与反思不仅包括教师的反思,还应包括学生的反思。首先,教师应该反思课堂阅读教学中所体现的个别指导,这对于提升班级语文阅读学习水平具有积极的作用,能够体现教师对不同学生个体差异的尊重;其次,教师应该思考如何避免把书“批花”或者“批不下”的问题,以便在以后的批注式阅读教学中指导学生规范、有效地进行批注;再次,结合课前准备与课堂实录的过程,深入思考如何关注到每一个学生,如何针对学生个体差异进行有效地批注式阅读教学;最后,教师需思考如何使批注式阅读方法实现学以致用,如何能够使阅读与写作完美地融合。

  二、批注式阅读教学分析

  (一)批注式阅读需要把握实施步骤

  批注式阅读教学与其他教学方式一样,也需要经历三个主要事实步骤,即课前预习、课堂学习与课后练习。在课前预习阶段,教师要根据阅读教学的内容给学生布置课文的预习性批注,即自由批注,目的在于使学生充分熟悉当堂阅读课的阅读文本,并在长期的学习中逐渐养成良好的习惯;在课堂学习阶段,教师要善于启发、引导学生通过自主、合作、探究等学习方式对预习时的文本及批准再次进行重点批注,以便加深对文本的理解与创造性想象;在课后练习阶段,教师要及时要求学生选择与课堂阅读文本相似的阅读文本进行开放式批注,使学生在阅读中通过对比产生强烈的情感感悟,进而真正掌握批注式阅读学习方法的精髓。

  (二)批注式阅读需要教给学生方法

  在进行批注式阅读教学时,批注式阅读方法的掌握十分必要,要教会学生掌握批注式阅读方法并能够熟练地运用。通常来说,批注式阅读方法主要有循序渐进式批准法、联想式批注法、符号标画法、提纲式批注法等。循序渐进式批注法是最常用的方法,学生可根据自己的喜好与习惯,先从一字一词开始,对自己阅读过程中喜爱的字词所产生的感悟与情感进行批准,在对批注方法得心应手后,再逐渐地过渡到词句、段落、篇幅、全文的批注。联想式批注是较为简单的批注方法,即强调学生的想象力,学生无论读到什么地方,只要有强烈的感悟或联想均可简明扼要地批注下来,这种方法由于给学生较大的思维空间,往往能够迸发出新颖、闪光的感悟;提纲式批注有利于学生对文章的整体把握,培养他们的整体把握能力与大局观。

  (三)批注式阅读需要拓展课外阅读

  吕叔湘曾说过:“少数语文水平较好的学生,你要问他的经验,异口同声说是得益于课外,这说明语文学习的全过程应该包括课内与课外两个方面。”因此在批注式阅读教学中,也应该重视课外阅读的积极作用,教师应该积极鼓励与引导学生进行课外阅读及课外批注式阅读,使课外阅读真正成为课堂阅读的有力补充和延展。把阅读的范围从课内扩展到课外,这不仅可以巩固课内学到的知识与技能,还能够锻炼学生知识迁移能力,开阔学生的阅读面,提高学生课余学习质量,对于学生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具有积极的作用。在课外批注式阅读的具体实施中,教师要鼓励并放手让学生自由批注文章,给予学生适当的鼓励、引导与肯定,使学生树立强烈的自信心。此外,教师要充分发挥教学资源优势,为学生创设展示平台,鼓励学生进行阅读学习经验交流,达到相互促进的目的,最终培养他们批注式阅读的良好习惯。

  三、批注式阅读教学建议

  在教师方面,实施批注式阅读教学首先要求教师改变传统教学观念,树立新的阅读教学观念,其次还要求教师必须具备丰富的知识储备与扎实的文字功底,能够在批注式阅读教学中选择合适的批注材料,有能力对课文进行筛选与分析,还要能够对学生的批注阅读采取个性化、差异化的过程评价,注重学生的情感体验与收获。在学生方面,首先要掌握批注式阅读学习方法,并能够灵活运用,要养成良好的批注式阅读习惯,重视每次合作交流的机会,学会倾听记录,敢于大胆表达自己的观点,在思考与比较中提高自己的批注成果。

  参考文献:

  [1]张明明.语文批注式阅读教学研究――以义务教育阶段为例[D].苏州大学.2012.

  [2]杨生良.语文阅读教学中批注式阅读方法的运用[J].现代语文(教学研究版).2015,(5).

  (李永忠  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沙井镇中心学校  734000)

  第三篇:批注式阅读教学中的问题与对策

  批注式阅读教学中的问题与对策

  崔新月

  摘 要:阅读教学究竟应该怎么教?一般阅读与批注式阅读有何不同?批注的形式与内容孰轻孰重?阅读考查与自由批注,哪一个是阅读教学的价值追求?这些问题,应该采取怎样的对策?

  关键词:批注;批注式阅读教学;问题;对策

  批注式阅读,批,评论,注,解释,就是阅读者以简洁的语言对文章进行的评论和注释,是一种高水平的阅读方式。批注式阅读教学,就是教师和学生在充分自主阅读批注的基础上,实现师生与教科书编者以及文本之间多重对话的过程。随着批注式阅读教学研究的深入,在理念和实践层面都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一些亟待澄清的问题,需要采取相应的对策。

  一、阅读教学:“老八段”,还是“批注式”

  从20世纪五十年代开始,我国语文阅读教学逐渐形成了固定的基本模式,俗称“老八段”:解题——交代时代背景——简介作者——正音正字——划段分层概括段意——分析课文——归纳中心思想——概括写作特点。在建国初期教师整体素质不高的情况下,“老八段”的教学模式以其极强的操作性而迅速被接受。但这种模式是重结果轻过程、重知识轻能力的灌输性模式,缺乏学生独立的认知活动过程,学生学习的主体性作用未能得到发挥,学生的实际语文能力也就难以提高。在这样的教学模式下,学生成了知识的被动接受者,教师成了知识的灌注者。[1]这种模式,至今仍然在一些教师的头脑中根深蒂固。而批注式阅读教学是一种与传统阅读教学有着根本区别的教学方式,它植根于批注式阅读这一高规格的阅读策略,具备令人振奋的鲜明特征。

  1.主动感知,而不是被动阅读。学生主动感知文章的思想内容和表达艺术,而不是在教师的指令下被动地阅读文章或文章的某一部分。教师也是以这样积极主动的状态参与到阅读活动中来,而不是囿于教参或其他资料的阐释远离文本。无论教师还是学生,都真正走进了文字深处,实现了“人”与“文”之间的主动对话。

  2.深度品悟,而不是浅尝辄止。教师和学生联系文章的主旨和语境,目光和思想触及文字背后,深度品悟作品的思想内涵和表达技巧,而不是对文章进行粗浅的表面化了解。这样,教师和学生就实现了与文章作者的深度对话,才有可能走进作者内心,去感知作品的“言中之意”和“言外之意”。

  3.个性体验,而不是众口一词。文本的深入阅读之后,教师和学生获得的是独特的个人体验,无论是认知体验、情感体验还是审美体验,都具有极强的个性特征,而不是千人一面的模式化解读。真正的个性化,带来的必将是对话的高品质。

  4.思维外化,而不是混沌蒙昧。学生阅读所思所想需要加以整理提炼,以关键词句或要点的形式外化为具体的文字行诸书面,使之条理化,而不是仅仅停留在说不清道不明的蒙昧状态。教师需要看到学生外显的思维成果,进而对学生的阅读水平进行科学准确的评价。这里体现的是语文教学的目的和价值,其中蕴含着教师与教材编者的对话。[2]

  批注式阅读教学的教学行为由教师讲授学生接受变为师生深入阅读基础上的多重对话,学生的阅读逐渐趋向个性化和深入化。批注式阅读的核心理念是大力倡导以学生为中心前提下的主动阅读,这种阅读教学方式与新时期注重人文精神的教育大环境是一致的,体现了教学过程中学生主体地位的华丽回归。

  由此看来,阅读教学需要实现由“老八段”向“批注式”的转变,我们的对策是,建立“三环节”批注式阅读教学模式,将批注式阅读教学规范为“阅读批注——交流展示——完善提升”等三个环节,这样既可以满足教师对相对固定的教学模式的需求,使教师在实施批注式阅读教学的过程中有章可循,同时又将学生的主动阅读摆在了阅读教学的核心地位。这三个环节可以在同一课时内完成,也可以分属不同课时,或者将“阅读批注”环节放到课堂教学之前,由学生自主完成。三个环节相对固定,又灵活可行,便于教师在教学中实施。

  日常生活中的阅读,是任何一名普通读者都可以完成的生活行为,此时的读者,是以一名“自然人”的状态走进文本中的,这种阅读我们不妨称之为“一般阅读”。这种阅读,只需要弄清文本“写了什么”“为什么写”即可。而批注式阅读,是一种高层次高水平的阅读实践活动,它要求读者在弄清文本“写了什么”“为什么写”的基础上,还要进一步深入研究文本“怎样写的”“为什么这样写”的问题。

  两种阅读方式的差异,用看电影来比方,前者相当于一般观众到电影院看电影,只需要看明白电影中讲述的故事即可,顶多能够发出几阵会心的笑声,或者洒下几滴感动的泪水。后者则相当于电影学院导演系的专业人员看电影,他们更多关注的是电影的导演技巧和拍摄手段。

  批注式阅读,就是以“专业水准”为显著特征的阅读。在批注式阅读过程中,教师解读文本的专业水准有多高,决定了批注式阅读教学的成败。因而有学者研究指出,语文教师对文本的阅读,在教学文本的体验、感悟和解读的精准度上直接决定了一节课的质量。语文教师文本解读的合理流程应该包括文本素读、文献阅读、教材研读和学情调研四个环节,这一流程能够帮助语文教师融入情感体验,拓展解读视角,聚焦解读角度,确定教学内容,实现语文教师本文解读的最终目标。[3]

  三、批注过程:重形式,还是重内容

  实施批注式阅读教学的过程中,出现了热衷于从批注的外在形式上对学生的阅读行为加以规范的现象,规定了不同类型的批注在文本中的不同位置,不同批注内容使用的不同符号,等等。这些形式上的“规范”虽然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学生阅读的随意性,但是往往容易导致学生为牢记这些“规范”而顾此失彼,甚至舍本逐末,进而影响了阅读行为本身的深入。批注,重形式还是重内容?我们的对策是,将“读懂嚼透”作为阅读教学中的重心,淡化阅读形式上的规范,引导学生从以下文本的细处、深处、远处、奇处来深入品读。

  1.文本的细处

  文本的细处,指的是文本语言的细微之处,从句子、词语到文字、标点,任何细微的语言现象都是批注式阅读关注的对象。如《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先生大声朗读的文字:“铁如意,指挥倜傥,一座皆惊呢——;金叵罗,颠倒淋漓噫,千杯未醉嗬——……”这里“——”这个标点值得关注,它形象地模拟了先生读书到兴致极高的时候略微起伏发颤的声音,表现了先生陶醉其中的状态。这位三味书屋的私塾先生,并不钟情于可以博取功名的八股文,反而沉醉于《李克用置酒三垂岗赋》这类颇有汉魏六朝风骨的文章。“指挥倜傥,一坐皆惊”“颠倒淋漓,千杯未醉”,何等的潇洒,何等的酣畅!先生此时的微笑,必定点燃了童年鲁迅心中那一团朦朦胧胧的文学向往,深深融注在鲁迅幼小的记忆中,成为一个孩子最初的精神营养。于是,我们便不难理解鲁迅的弃医从文,不难理解作者多年之后对这一镜头的念念不忘。这才是作者行文至此的用意!批注式阅读,就是应该引导学生从这样的细处来观照文本,从作者看似波澜不惊的描述中读到内心的波澜。

  2.文本的深处

  文本的深处,指的是文本语言背后蕴含的深意,这往往体现了作者的写作意图,是必须深入品读的。《丑小鸭》中有一句话:“只要你是一只天鹅蛋,就算是生在养鸭场里也没有什么关系。”这句富有哲理意义的话常常被解读为:只要你有理想,有追求,并为着目标而努力奋斗,即使身处逆境也不要紧,“金子总是要发光的”。[4]这种解读,显然是值得商榷的。只要这是一只天鹅蛋,而不是别的什么蛋,那就一定会孵出天鹅,跟它是否奋斗关系并不大。也就是说,它如果不出逃,永远呆在养鸭场里,只要还活着,就一定能变成天鹅。

  因此,在批注式阅读教学的过程中,应该引导学生关注这句话背后作者表达的重心,作者强调的是天鹅自身属性在天鹅生长过程中的重要性,强调天鹅自身与鸭子不同的价值,这才是作者的写作意图。安徒生是一个穷苦鞋匠的儿子,母亲是一个濒于讨饭境地的、靠为人洗衣过活的寡妇。安徒生小时不仅经常和饥饿打交道,同时还处处遭到人们的鄙视。但他却有一个在当时被认为是与他出身不相称的、“异想天开”的“志”——他想当一个艺术家。为此,他在一般庸俗人的眼中就成了一个天大的笑柄。但他却一点也不感到气馁。不被认同,遭受鄙视,这才是安徒生这只丑小鸭的境遇。丑小鸭遭受的,正是这种不被认同的痛苦。所以,它才拼命找寻自己的同类。因此,这句话应该理解为:“只要你有才华,迟早要显露出来,即使不被认同也没有关系。”

  3.文本的远处

  文本的远处,指的是作品中的隐喻和象征之处,就是我们常说的作品的言外之意。台湾作家王鼎钧先生的散文《那树》,是一篇意味深长之作。有的研究者认为文本通过隐喻和象征等方式从多方面表达作者的佛教思想,进而塑造出了一个具有佛性的树的形象——俯身观照,大慈大悲,普度众生。正是从那树的身上,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到老都学佛”的作家的心灵境界,慈悲情怀。[5]这种理解,就超越了语言文字表面的表达指向,深化了作品的文学意义。

  4.文本的奇处

  文本的奇处,指的是作品独具匠心之处,是我们读的“这一篇”作品之所以区别于其他作品的不同之处,从语文教学的角度来说,就是郑桂华教授所说的“这一篇”的语文核心价值。在教学中,《春》《紫藤萝瀑布》《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这几篇课文是不是都要把“景物描写”作为教学重点呢?答案当然是否定的。确定教学重点,还是应该着眼于师生与文本和教科书编者的对话,也就是向文本、学情和教材编写意图来找依据。根据这几篇文章的内容特点,根据七年级学生的接受水平,根据这几篇课文在人教版七年级上下册教材中的位置,我们可以将《春》的教学重点确定为“通过揣摩和品味富有特色的语言,感知作者笔下描绘的春的美丽画面”,《紫藤萝瀑布》的教学重点则是“通过揣摩课文写景的妙处,体会作者对生命的思考和领悟”,《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则应该把教学重点打在文章主旨的理解和作者儿童视角的运用上。即便同样是景物描写,散文和小说中的景物描写作用还是不一样的,它们各自与文体和文本紧密相关。

  这样做,才能真正走进文本深处,有效地利用文本的教学价值,避免“千文一法”“千文同教”的简单化教学。

  四、教学追求:考查的约束,还是批注的自由

  对于基础教育阶段的语文教学来说,应试是必须面对的话题。因而,考试得分便成了语文教学不可回避的教学追求。在阅读的考查中,答案往往是固定的。那么,学生自由阅读批注的过程中,那些随文而生的个性化的解读,如何适应“标准答案”的束缚?

  这原本不应该成为问题。学生的阅读所得,必然要经历从思维到语言、从语言到文字的逐渐外显的呈现过程。这个过程,正是阅读考查的过程,也恰恰是学生获得阅读成就感的最佳平台。没有这个过程,怎能检验出阅读水平的高下?因此,学生的自由阅读和批注是根枝,对阅读考查的应对就是果实;有了阅读批注的厚积,才能有考场应试的薄发。

  “阅读是运用语言文字获取信息、认识世界、发展思维、获得审美体验的重要途径。”[6]在批注式阅读的过程中,学生通过对文本信息的获取,了解了身边的生活,也认识了那些受时空和人力所限无法企及的未知世界,这个过程,丰富了学生的认知,开阔了学生的视野,对于学生阅读理解能力的提升自然大有裨益。同时,在深度阅读批注的过程中,学生的阅读思路得以深入,理解视角得以拓宽,阅读经验得以积累,最终必然发展了思维,提升了阅读品质,审美情趣和审美体验必然大大丰富。这是一个播种和耕耘之后必然收获的过程,是一个春风拂过静待花开的美好旅程。

  在实施批注式阅读教学的过程中,必然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新情况新问题,但只要我们抓住批注式阅读教学理念的根本,就能不断生发教学智慧,提升阅读教学效益。

  参考文献:

  [1]刘诗伟.苏联文学教学模式对我国语文教学的影响——兼谈我国语文阅读教学模式的改革[J]. 衡阳师范学院学报,2006(4):151-153.

  [2]崔新月.多重对话深度批注——谈批注式阅读教学[J]. 语文建设,2016(1):32-35.

  [3]吴欣歆.语文教师文本解读:内涵阐释与提升策略[J]. 中学语文教学,2014(10):10-13.

  [4]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七年级下册教师教学用书[M]. 人民教育出版社, 2007,8

  [5]陶莉.《那树》:佛心佛语[J]. 中学语文教学,2013(8):45-47.

  [6]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2011年版)[M].北京:北京师范大学出版集团,2012:22.

  【文章来源:《大连教育学院学报》 2016年03期】